工业设计,不仅仅是外壳-----从甲方到乙方后对工业设计的认知

2017.05.25

 作者:黄镇

 第77届CMEF已经落下帷幕,这是本人第一次以参展商与设计方的身份参加CMEF。最大的转变是我从以前观展时的一个提问者变成了现在的答题者。展会上,很多客户向我提出了他们关注的各类有关设计的问题。在尽力回答这些问题的同时回想起以前自己与设计公司的合作,感觉有很多需要总结的东西。

在这里,先做下自我介绍,本人医疗器械检测专业毕业。于今年2月加入ND市场部,之前在医疗器械行业工作接近12年,从事过生产、计划、采购、售后、项目管理等工作。在十几年医疗器械行业从业过程中,作为甲方,也与不少设计公司打过交道。

接下来想分享彼时我作为甲方,与设计公司的一次合作历程。本人生平第一次与工业设计公司接触是2014年,那时我是血管显像设备项目组的成员之一,负责采购与商务。我先后与三家深圳设计公司进行接触,第一家就是我现在的公司ND,另外两家分别是S公司、D公司,本着低价采购原则,最终我们确定D公司为我们的设计方。

几乎从老板到项目组的所有成员,包括我自己,选择D公司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D公司的报价最低。S公司略高,而ND高出快一半。即便是价格最低的D公司,在我们看来都觉得非常贵。因为动辄就超过10万的价格对于我们这种认为工业设计就是做个外壳的人来说是一笔性价比非常低的开销。

那个项目最终的结果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产品笨重巨大、最终结构无法落地,不具备可制造性。该产品历时近3年,一直到我离职也无法实现量产,中间沟通过程中也极不愉快、多次出现争执扯皮。

加入ND接近三个月,慢慢地对设计公司的工作内容有了逐步的了解。对于工作的方式、流程、价值也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回想之前那次失败的委托设计经历,经过在ND的学习熏陶,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将自己的经验教训分享给所有甲方朋友。

首先,那时候我们作为甲方,在乙方的选择上就犯了一个相当大的错误,那就是我们把价格作为唯一考虑因素,忽视了不同设计公司的设计水平、内部工作方式、沟通方式、设计效率都有差异。我们没有仔细地去了解工业设计的内容与价值,没有仔细去考察和评估我们接触的每一家设计公司的水平能力。我们本身对产品的定位较高,却没有选择匹配产品本身定位的设计公司。 当然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对工业设计的认识只停留在一个好看的外壳上。在展会上我也经常听到这样的提问:贵公司画这个图,要多少钱?你们设计一个XX产品要多少钱?这个东西不就一个壳子吗,你们怎么收费这么高?

广义的工业设计我们在这里不做讨论,仅仅就狭义的工业设计即产品设计来说,它不同于工程技术设计、机械设计等概念,它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目的不仅要确定企业所生产的产品的外观,结构与功能的相互联系,更高一层的设计目标是要体现企业的文化价值,人文价值,品牌价值。

很多人认为工业设计就是设计一个外壳,好看,漂亮。但我在ND里感受的认知是:我们不仅通过外观漂亮来增加产品的竞争力,还能产生创新点、体现人文关怀、做到个性化设计等。简而言之,我们设计出的产品必须同时满足漂亮、科技感强、便携、易搬运、操作合理、安全易用、成本可控、可制造性强、差异性、突破性等。

以上的需求就意味着对乙方的要求非常之高。设计一个产品,要对甲方所处的行业必须有一定的认知,最好能够具备相关的产品设计经验。

也因为这样的定位,我们的设计师在会设计的同时,必须了解医疗产品的原理、功能、操作,以确保自己能够敏锐地洞察到某类医疗产品的设计趋势、品牌竞争态势,能够解决该领域产品的设计难点。为了在设计过程中准确、迅速地解读委托方发来的设计需求,还要深入到产品应用场景、维修场景中做调研、做分析。为了满足这些条件,我们的设计师在设计的整个过程中要付出相当大的工作量。在每一个案子开始设计之前投入的前期调研工作量也是巨大。例如针对一些设计案子,对外我们要深入到医院等产品实际使用的场地进行观察与调研,对内,我们要搭建各类模型来做人机的计算、体量感受等。对于每次要设计的产品,前期对于要设计产品原理知识、医学背景、操作使用的学习更是必不可少。

其次,我们对于自身需求定义并不明确。拿我之前公司这个例子来说,我们对于外观风格的需求就是漂亮、高档,而对形状、线条、色彩等毫无想法;我们对于操作的要求就是简单方便,但对于这个产品操作流自己却未深思熟虑与验证;我们定义的使用场景就是医院,却没有仔细探究具体的使用环境、摆放位置、操作动作。这样的需求会让乙方非常之抓狂,因为连甲方都没有仔细思考下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最后双方陷入无穷尽的提案与修改中。到了乙方我才发现,很多表面看似不可具体化的需求,其实都可细化与明确。当然,作为D公司,他们有责任义务去引导客户提出具体需求。但实际的情况是,对方的设计师非常年轻,非常缺乏医疗行业和项目的经验,需求的沟通也是非常的简单。而我老东家负责对接设计公司的是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工程师,所以沟通经常不在一个频道上;对D公司的客户经理也仅仅只能从商务角度完成价格谈判、合同制定,对于设计,尤其是对于医疗产品本身缺乏足够的认识,所以并没有起到一个积极的需求导入的作用。需求认知的不明确与不一致导致整个沟通过程效率奇低。

第三点是由于我老东家对设计周期的压缩。基于之前对工业设计认识的程度与项目进度的要求,老板硬是把项目原先报价的2个月压缩成了28天。导致每一个阶段,我们都在不停的催促乙方,乙方在重重催促之下,必定在很多环节进行了压缩,交出来的成果可想而知。

在乙方的这几个月,我了解到了工业设计过程中每一步的工作内容与工作量,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慢工出细活”,比如设计之前大量的产品背景学习、调研、设计过程中多轮的头脑风暴、分析讨论、每个关键环节的评审与打样验证等等一样都不能缺少。设计既是一个创造性的工作,也是个严谨、科学的工作,每一项 步骤都不能偷工减料。

谈完以上本人作为甲方的经验教训,我不得不提一下我成为乙方的第一家公司——ND。

ND自1996年开始,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以工业设计为核心的全方位品牌战略规划解决方案。20年来,设计过的产品已覆盖影像、医疗电子、生命信息支持、IVD、治疗、医院设备六大领域。当我翻看20年来ND积累下来的设计案例,我发现它们足以搭建出一家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

ND的设计水平与专业程度在业内也是名列前茅,得过的奖项也是不计其数。ND到目前还保持着近乎“学院派”的设计前期研究工作方式。我有幸读到过几份基于产品设计的调研,从调研的策划、实施,到数据、信息的整理、分析,到最终调研报告的呈现,产品设计的前期分析,根本不亚于咱们国内某些大型医疗器械公司需求团队的工作能力(当然主要是设计相关领域)。           

ND的设计部门的工程师,绝大多数都有良好的医疗器械产品的工业设计与结构设计经验,即便是我们市场部门的人员,基本上也都是生物医学工程、医疗器械等理工类专业背景,有多年的医疗行业从业背景,可以非常顺畅地与客户就各类问题进行沟通与需求对接。也就是说ND的设计人员与市场人员在医疗器械工业设计这个领域都是非常专业的。这也是ND的设计价格在行业内并不具备优势,但我却对ND的前景越来越有信心的重要原因。因为我们从心底里自信能为客户解决问题,能为客户做好设计,能为客户增加产品竞争力与品牌影响力。

ND除了工业设计、结构设计之外,已经配备了完整的产品调研团队、交互设计团队、品牌策划团队、设计咨询团队,甚至利用自身多年的行业积累,可以横向或纵向地整合产业资源,为所有客户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供应链资源等等。

每次我为客户做介绍与需求对接的时候,我都竭尽我所有的经验和能力,希望能切切实实帮助到我们甲方伙伴。并且我相信,正是像我这样的完成甲乙方身份互换的小伙伴加入工业设计这个行业,我们彼此更能了解对方的需求和困惑,也更容易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达成合作。

因此,让我们放下偏见,走近彼此,真正地认识设计、感知设计,并享受设计带来的美好!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深圳市无限空间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深圳市南山区侨香路6060号香年广场C座503-504
400-998-5175
0755-26745370/26745371/26745372
marketing@sz-nd.com


SHENZHEN N.D. INDUSTRIAL DESIGN CO. LTD.
C503-504 Future Plaza, Qiao Xiang Road, Shenzhen
400-998-5175
0755-26745370/26745371/26745372
marketing@sz-nd.com

最近消息

latest news

© Copyright 2014 深圳市无限空间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粤ICP备10201827号-1